cc国际网投登录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航班延误因素多 军事活动影响占7%

 今天这个坏新闻是一个不太典型的坏新闻,因为没什么渲染,没什么故事,没什么夸张,看起来也非常权威。这是条很短的消息:

 

  原文:

 

  《中国航班延误因素复杂多元 军事活动影响占7% 

 

  坏处:

 

  这条非典型的坏新闻可以称之为“权威三无坏新闻”,中新社——权威,有关部门——权威,各种数据——权威;只署中新社而无记者名,只说有关部门而无部门名,只给各种数据而无数据来源——三无。讽刺的是,类似这种三无新闻往往就是出现在权威报道中。

 

  当然,并不是说“三无”就一定是坏新闻,但中新社这个新闻确实有坏的地方:

 

  坏处1:不给消息来源,而消息源的立场恰恰影响报道可信度

 

  首先,在航班延误、空域分配问题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背景下,发布回应、澄清性质的重大新闻,却不给消息来源。

 

  匿名消息源在一些国外媒体是严格限制使用,但在国内现阶段有着有着外界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素,有时确实需要匿名,特别是采访对象是官员时,但这种匿名一般是以“A部门相关负责人”“A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等形式出现的,像中新社这样连A部门都不提,直接说“有关部门”,这就有点过分了。

 

  有关部门也不是不能用,实际上,它是中国最常见也最神秘的部门,当新闻报道使用“有关部门”时,如果对读者阅读和理解新闻影响并不大,那也不会被列入坏新闻,问题是在航班延误、空域管理问题上,民航和军航是立场相反的两个部门,你发布新闻至少要说明是民航有关部门还是军方有关部门,这应该算是是最低最起码的要求,而偏偏这一点此稿都没有做到。

 

  这就好像“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要引述两边任何一方的说法都可以,但你不能直愣愣发个“有关部门称公有理”,那就太不讲理了。

 

  这个“有关部门”既说军航又说民航,显得权威的不得了,给人的感觉好像这是国家空域管理部门的中立意见,实际上呢?到底是民航局空管局,还是空司航管部?难道是空管委办公室?亦或是我猜测的空军某院的某研究所(我估计我猜中了)?具体是谁中新社没说,但基本能确定的是该文代表的是军方意见,所以这个新闻的实际意思是:

 

  军方有关部门表示航班延误与其关系不大——大家感受一下,交代与不交代信息源,给你的感受差别大不大?

 

  今天这个稿子一出来,受到飞行员、空姐、管制员等等同学们一片质疑。这条新闻将本不应有他们完全承担的责任,完全推给了航空一线工作人员,使他们成为此新闻的直接受害者。

 

  坏处2:未交代数据来源,数据来源于谁同样影响可信度

 

  除了没交代是消息源,它也没交代数据来源,只是言之凿凿给了一堆看起来很权威的数据。当然,写新闻数据来源确实也有不交代的,但今天这个新闻的数据来源于谁却影响巨大。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拿“军事活动影响占7%”等关键词搜一下,就会发现这是2011年6月中新社就报道过的数据,当时还好给了数据来源——“2010年全国航班延误调研结果”。谁调研的不知道,但从行文来看,只有一个采访对象,“中国国家空域技术重点实验室”,也就是空军某研究所。(点击查看新闻

 

  两相比较,2011年6月发布的数据和2013年7月发布的数据连小数点后面一位都一模一样。额,这么巧合的?如果是引用的2010年那个调研结果来论证2013年的问题,是不是应该交代一下呢?

 

  我看了下民航局每年公布的《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每年数据都不完全一样,不过该公报中确实也把航空公司自身列为延误最大原因(38.5%),流量原因(25%),天气原因(21.6%),其他原因(14.9%)

 

  顺便说下,2011年6月那次中新社等媒体也发布过“中国当前空域利用情况”,当时的数据是军航日常使用空域234.72万平方公里,占23.51%;民航日常使用空域面积319.53万平方公里,占32%。数据来源是中国国家空域技术重点实验室(即空军某研究所)研究报告。(点击查看新闻

 

 

  真相:民航仅使用了全国不足25%左右的空域

 

  民航局空管局副总工程师文立斌:民航仅使用了全国不足25%左右的空域,美国为80%左右(来自2010年全国政协民航调研座谈会)

 

  目前,民航可用空域约占2成多,仅能使用航路、航线和民用机场附近空域,大量空域被划为军航训练空域、巡逻待战空域以及限制区、危险区、禁区。在飞行繁忙地区,空域使用紧张问题日益突出。我国空域在划设上条块分割,在管理上以空军为主体,在协调上以军航为主导,在程序上民航申请、军航审批,在使用上民航局限于航路航线,这种情况进一步加剧了空域运行容量与不断增长航空需求之间的矛盾。

 

  从我国民航业发展的外部资源环境看,突出的是空域资源严重不足,已成为影响安全运行、航班正常的重要因素以及制约航空运输、通用航空、航空制造业发展的瓶颈。目前,民航仅使用了全国不足25%左右的空域(美国为80%左右),加上我国军航机场大多分布于大城市周围,军航飞行越来越多,活动范围越来越大,民航安全运行压力巨大。特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西安等大中型机场,航班进出点少,飞行密度高,增加航班非常困难。为确保飞行安全,减少航班延误,民航对排名前21位的机场实施了航班总量控制。而在我国京沪、京广等主要航路上,飞行非常繁忙,一些航段十分拥堵,而且民航都是单条航路双向飞行,不像铁路或高速公路那样可以建“复线”或“多车道”。现在,首都机场高峰时段起降时刻已完全饱和,但国内外航空公司仍在不断申请增加时刻。目前,国内尚有60多个机场、11家航空公司未取得首都机场航权和航班时刻,国外30家航空公司已获得飞首都机场航权却无法安排时刻。这是民航难以满足各地方政府希望开辟飞往北京、上海、广州等繁忙机场航线、增加更多航班的根本原因。近年来,民航系统主动争取军方支持,军民航密切合作,努力优化民航空域环境。但我们应该看到,随着不断增长的巨大社会需求,民航业快速发展与空域资源有限性之间的矛盾将日益突出。我国“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改革空域管理体制,提高空域资源配置使用效率。”这是解决民航空域资源不足等问题的重要契机,需要在国家层面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尽早推进相关工作。(点击查看新闻

 

  一句话读懂这条坏新闻:

 

 

  话说某朝某县某地主,占了本县80%的土地,造成县道狭窄无比且曲里拐弯,极难行走,经常拥堵。经过地主家长工统计,县道拥堵具体原因:地主家豪华马车出门暂时封闭县道而造成拥堵得情况只占到7%,可以忽略。

 
 
中国海南航空公司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
中国四川航空公司
中国山东航空公司
中国深圳航空公司
中国上海航空公司
中国厦门航空公司
信天游客票验证
ETERM系统软件下载
中国航信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诚征英才 | 联系我们